《和钓系姐姐同居后》转载请注明来源:泡菜中文网pczww.com

“漪歌姐……”寥寥几句是描述不清一个人的,原书作者只写了申漪歌坏,申漪歌骗人,申漪歌缺爱缺钱,可没写她过往二十几年的日日月月,她可能没那么好,但她感知到的善意本就不多,就算想学好都没有合适的例子。

罗依暖明白了,申漪歌为什么一定要说她得感受到姜郁迩的好,才能明白她的话了。

确实是如此,如果不是跟姜郁迩打过交道,她可能不会觉得世上有姜郁迩这样好到纯粹的人,更没有办法去想就是这样一个人破坏着别人的家庭,刺激的一个孩子去杀她,更没办法理解申漪歌的依赖和绝望。

她爱过姜郁迩,是孩子对母亲的幻想,可到头来发现姜郁迩和她的母亲也没有什么区别,还因为帮这样的人,把自己送进了申家。

罗依暖好像能解释姜郁迩和申漪歌的奇怪了,姜郁迩突然让她们留宿是想让申漪歌看到这个保持很好的房间,她知道申漪歌缺爱,所以在试图证明她爱申漪歌,弥补她,而申漪歌她是矛盾的。

她应该没有后悔搭救姜郁迩,姜郁迩始终温暖过她两年岁月,但她没有办法不去讨厌姜郁迩,不是姜郁迩有多坏,而是她跟她最厌恶的亲生母亲拥有一样的身份,不过……她应该还是有些依恋姜郁迩的,不然也不会保护她了,刚刚也不会去拿娃娃了。

最要紧的是哪有那么多听说,姜郁迩又不是什么名人。

申漪歌的交际圈就那么大,身为她妹妹的申玫意都不认识姜郁迩,她的圈子里又怎会有那么多关于姜郁迩的近况,最大的可能还是申漪歌她自己打听的。

从头到尾的孤寂并不吓人,因为不知道甜的滋味,没办法去贪图,往往是拥有过温暖再失去,才是最可怕。

罗依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宽慰申漪歌,她常常会对申漪歌手足无措,无论是风情万种的她,还是眼前这个透着几分脆弱的她。

罗依暖叹了口气:“漪歌姐,你要是难过就靠靠我吧。”

她张开了怀抱,慢声道:“我们是要做朋友的,朋友之间理该互相安慰。”

申漪歌的悲伤没有持续太久,她也没有去拥抱罗依暖,她抬起手捏住了罗依暖的下巴,眼中一瞬间就飘进去了笑意:“罗二小姐,我为什么会难过?你都不知道,拖着你们的福,我现在的日子过得有多自在,我以前听不到的童谣,现在想听多久都行,哪怕是想听睡前故事也有大把人愿意给我讲。”

这不奇怪。

申漪歌舅舅舅母那么爱财的人,申漪歌给钱,她们可不就是什么都愿意嘛。

可钱换来的……申漪歌真的感受不到差别吗?

罗依暖觉得别扭,她并不喜欢靠着申漪歌自欺欺人,她扁扁嘴,目光带着怜惜:“漪歌姐,如果你想听睡前故事,我可以给你讲,如果你想听童谣,我也可以给你唱。”

她顿了顿,语气多了些无奈:“不需要花钱的。”

申漪歌笑容有瞬间的僵硬,可很快就被她掩盖了过去,她是个很好的演员,有的时候连自己都能骗过去。

她歪歪斜斜靠上了一点罗依暖的肩头,侧着头看她:“罗二小姐,你这是要给我当舅妈?还是妈妈?”

罗依暖忽略了申漪歌戏谑调笑的口吻,她只闻到了一股香,引人沉醉的香。

申漪歌身上的香水越来越好闻了,那股香味能够轻易蛊惑她的神经,她鼻尖忍不住跟着轻轻嗅了嗅,颤动的鼻翼被申漪歌看了个正着,她又靠过来了一点,似要将罗依暖埋进香海中。

罗依暖急红了脸,她朝后一仰,避开了申漪歌贴近她怀抱的可能,喊了一嗓子:“漪歌姐,我们是朋友!”

她吓得惊慌失措,极力抗拒,又不太敢跑的样子像只惊吓过度的猫。

罗依暖该来咬她的,她有这个本事。

申漪歌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恍惚,眼前的罗依暖不像是罗依暖,太乖也太过纯情。

想的有些偏了,她摁着唇,笑出了声:“罗二小姐,你倒是说说,这天底下有给朋友讲睡前故事的吗?”

“有!”

罗依暖答得掷地有声,很是响亮,就好像真的有一样。

可亲人都做不到如此,更何况是朋友。

申漪歌眼睫轻轻颤动,思绪不受控地飘远,又慢慢回转,她拽住了罗依暖的手腕,指腹用力贴了贴她腕间柔白的肌肤:“罗二小姐,你刚刚说,我们是朋友了?”

罗依暖作为一个旁观者,她对申漪歌抱着最大的同情,也有着深深的怜惜。

她本该远离申漪歌的,可这种时候她忍不住点头:“嗯。”

如果做朋友就可以将申漪歌拽离她陷入的怪圈,那么她愿意伸出援手,她本是个良善的人,不该因为极端的环境而泯灭。

可申漪歌是不按着套路出牌的,她忽然伸出手一把扯住了罗依暖的领口,她将罗依暖拽近,鼻腔呼出的热息都能落在肌肤的距离,罗依暖脑袋有瞬间的发懵,只有申漪歌的声音在耳边慢慢响起:“那朋友之间是不是该互相了解?”

申漪歌的指腹很是突然地抚摸到了面颊的位置,她捏着嗓子说道:“罗二小姐,我好像还不够了解你。”

太近了。

这样的距离早已超出了安全范围,罗依暖缩了缩脑袋,僵硬地避开了申漪歌的手,垂落在双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捏紧,她像是只乌龟,在觉得危险的时候,急需避身的壳子。

她不知道申漪歌想做什么,可她忘了告诉申漪歌,她有点喜欢她身上的香味,如果再近,她可能会忍不住逾越。

罗依暖的慌乱都落在了申漪歌的眼底,她只是笑,也不说想做什么。

罗依暖实在是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是又退了退:“漪歌姐,以前是我不好,我以后都会对你很好的,如果……如果我能做到的话。”

她好像给不起什么承诺,因为她误入了个笼子里。

她拥有了原主的身份地位和财富,也代替她成为了一只精致的鸟雀,那绝不是她的错觉,只是她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罗清暖的人还没过来。

她的视线忽然在申漪歌身上停留,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漪歌姐,你出现在这里是你自己来的,还是姐姐让你来的?”

申漪歌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了:“你猜,你能不能在我这得到答案。”

其实申漪歌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这里是申漪歌引诱她过来的,申漪歌早就决定了要来,但申漪歌也不全是她主动过来的,她来的这样巧,一定还有罗清暖的推动,当然这可能也在申漪歌的计算之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娇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菜中文网p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