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满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菜中文网pc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苏何举枪的瞬间,温雨就知道他的目标不是自己,因为苏何枪口对准的方向是自己右侧耳朵的旁边,联想这周围的情况,不难猜到或许是什么东西意图攻击他们,所以苏何才试图杀死对方,但温雨不得不在意苏何的眼神。

那是一种饱含杀意的疯狂的眼神,而且那眼神最终落脚的地方,温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是自己身上,虽然那样的眼神随着枪响一同迅速消散了,可是温雨还是忍不住浑身战栗了一下。

“诶呀呀!”苏何装的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收起了枪支,走到温雨身边,捡起被他打落的虫子,“幸好我在外面顺手捡了把枪,不然你可就要受伤了!”

温雨皮笑肉不笑:“是吗?不过你是在哪捡到枪的?这东西应该难弄吧!”

似乎为了显示友好,苏何居然将那把枪递给了温雨:“是不好弄,可能我天生运气比较好吧!进入这个古墓之前,正巧碰到一群死去的盗墓贼,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个个缺胳膊少腿的,幸好留下的装备还算好用,正好我呢,没什么厉害的绝杀,天生体质又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这不是拿把枪为了防身吗?”

“这样啊,”温雨语气间有些讽刺,“那你可真是幸运!”

苏何十分“真诚”地笑着回答:“可不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在直觉上,温雨觉得这个苏何十分有问题,可在行动上,除了那个一闪而逝的眼神之外,苏何又再正常不过,温雨暂时没有办法,只能按捺住内心的想法,暂时和苏何为伍。

树上那条路是行不通了,苏何也察觉到温雨不想理他,于是干脆也没商量,一言不发跟着温雨走,他似乎心情不错,脸上挂着笑容,嘴上还哼着歌。

这种气氛下,反感的人有一下没一下哼着歌,怎么看都讨厌的要死,温雨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闷着头随机选择了一个靠右的方向往前走,一直走到岩石边缘。

眼看着前方就是悬崖,温雨不得不停下脚步,她刚转过身子,就看见苏何那张几近妖媚的桃花眼里的杀机,莫名的,她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她转身及时,或许苏何就会将她推下去。

“怎么办?没有路了!”苏何十分震惊,似乎还有些害怕,“我恐高,我们要不回去吧!”

温雨盯着苏何冷笑了一声,仿佛在说“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温姐!”就在两人有种微妙的僵持的时候,陈易之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他似乎十分兴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太好了,我都要吓死了,幸好碰到你了!这是谁?新朋友吗?”

温雨还在纠结要如何介绍苏何的时候,后者倒是十分主动:“我叫苏何,也是一名作者,我也是幸好,碰到了你们,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易之十分自来熟,立刻和对方勾肩搭背:“放心吧!我们温姐可厉害了,我们还有两个同伴,不过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尤其是欧阳姐,她还……”

苏何露出十分担忧的表情:“欧阳?那是谁?”

陈易之喋喋不休地说起来:“欧阳浅,她也是……”

温雨跟在陈易之和苏何后面,看着两人几乎是紧贴着聊天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这孩子似乎缺点东西。

老实说,在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温雨想过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单打独斗,等到苏何突然要加入自己的时候,她就在想多个心眼子防备对方也没多难,现在好了,直接来个缺心眼的陈易之,直接将难度瞬间提升了数倍,真是夜防日防,家贼难防啊!

温雨摇摇头,又想到陈易之之前直接将蜘蛛扔到自己脸上的事情,觉得这家伙说不定能发挥自己特有的倒霉加持,让苏何“知难而退”,她的心情瞬间由阴转晴,完美自洽。

虽说人生对她一直不太友好,但却让她在这些经历中逐渐拥有了“小强”精神,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补偿了,虽然这种补偿并没有人期待拥有。

温雨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陈易之似乎发现了远处的山体之间有一个不小的隧道,她心说到底是新出厂不久的眼睛,就是比他们这些经过长时间电子产品摧残过的要好用。

苏何十分谨慎,又说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学得是土木工程,研究方向正巧是桥梁与隧道工程,刚好能够预判一下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加工得十分粗糙的隧道有没有坍塌的风险,在他说出一系列专业术语以及多次暗示自己是top2毕业后,陈易之对他的崇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看见这一切的温雨暗暗给陈易之贴上“极易轻信于人”和“保不齐会背叛”的标签,然后不动声色地跟在两人身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