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已半夜,细雨纷纷,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

事不宜迟,也没必要再等下去,茉茉在黑暗里化成原形,四只脚爪急速奔跑,飞快赶到知微阁。

四下张望一圈,没有任何异动,茉茉悄悄推开一道窗缝,潜入阁中。

寂静无声的黑暗里,她轻手轻脚地走在冰冷的黑晶石地面上,四只脚爪只留下一点浅浅的水印,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走到宽大的案桌后边的博古架前,重又化成人形,用力踮起脚尖,取下最上方那只宝盒。

宝盒不大,但是沉甸甸的,想到九灵月魄马上就要到手,她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不回来,茉茉不由激动起来,抱着宝盒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时间紧急,她连忙打开盖子,然而怎么都没想到,里面竟然是空的???

脑海里重重一击,茉茉眼前有些发懵,九灵月魄怎么不见了?

明明她前不久还来确认过,它就在这里。

难道是她记错位置,拿错了宝盒?

背心冷汗涔涔,她连忙转身看着高大的博古架,正想再找找别的宝盒,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在里面!”

话音刚落,知微阁的正门就被嘭地一下踹开,通明的火光照进来,瞬间照亮了茉茉惊慌失措的脸。

“好呀你!竟敢到上神的书房来偷东西!”那人一头冲进来,竟然是满脸皱纹的余杂役,他恶狠狠地盯着茉茉,发黄的眼珠暗藏着兴奋,尖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

茉茉连忙将那只空宝盒丢到案桌上,急声道:“我没有!我没偷东西!”

“还说你没偷!”余杂役几步抢上前,生怕她跑了一般,紧紧抓住她的手臂,疾言厉色道,“深更半夜不睡觉,你跑到上神的书房来干什么?桌上的宝盒怎么是空的?里面的东西哪去了?还说你没偷?速速将上神的宝物交出来!”

没想到会被他拿个现行,茉茉脸色煞白,彻底慌了:“我真没偷东西,这个盒子本来就是空的,我什么都没拿!”

余杂役哪肯信她,死死抓住她不放,直将她骂得狗血淋头。

这一番闹腾,很快便将巡逻的侍卫队引过来。通明的火光亮起,十几名身着轻甲的侍卫将茉茉和余杂役包围起来,领头的侍卫长厉声叱喝:“怎么回事?”

“她是小偷!”余杂役连忙指着茉茉,义正言辞道,“我夜里听到下雨,担心知微阁的窗户没关会潲雨,便起来查看。远远看到一个黑影钻进知微阁,还以为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没想到一过来就抓住她的现行!”

他指着案桌上那只打开的空宝箱,添油加醋道:“里面的宝物已经没了,铁定是被她拿走了!我就说这几天晚上总是听到有动静,谁知道她到底偷了上神多少东西?简直是胆大包天,不想活了!”

“深更半夜,你为什么出现在知微阁?这宝盒里的东西哪去了?”

侍卫长一身杀伐之气,黑着脸打量茉茉,又吩咐一名属下去通传消息。

茉茉被两名侍卫反剪着双手,压得躬身站在那里,一时间无从争辩。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两腿止不住有些发颤,感觉自己要完了。

虽然宝箱里的东西不是她拿的,可她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实在找不出什么正当理由。

“问你话呢!快说!”侍卫长正要发火,四周忽而一静。

只见萧清尧缓缓迈步走进来,一袭月白色常服如披着一身霜冷的月光,后面还跟着一脸紧张的明茹。

原本围拢在一起的侍卫们连忙向后退到一旁,萧清尧走到案桌前,看到那只空宝盒,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继而转头看向旁边的博古架。

目光定在最上层那个空掉的位置,他的眼神冷了下来,一股冰冷的肃杀之气铺展开来,骇得众人心头齐齐一凛,屏住呼吸莫敢多言。

“东西呢?”萧清尧低声沉问,语气里满是隐而不发的怒意。

“上神,是她偷的!”余杂役抬手指向茉茉,绘声绘色地又讲了一遍。

感觉到盯在她身上的那道冰冷森寒的目光,茉茉不由打了个突,艰难地抬起头,对上萧清尧的眼睛,显然是在等她解释。

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纸,茉茉张了张口,艰难道:“我真没偷。”

她抿着嘴唇,快速想出说辞:“我知道上神有一灵宝叫九灵月魄,可以修补金丹、增长灵力,便想偷偷借用一下,给我自己增长些灵力。可是我来这里的时候,打开那个宝盒,里面已经空了……真不是我拿的!”

她从前还是一只狐狸时,天天赖在萧清尧身边。他在这知微阁里忙碌的时候,她要么趴在他腿上,要么卧在他案头,这知微阁里的每一件陈设和宝物她都见过,知道九灵月魄的所在与功效,似乎也不足为奇。

只是如今这九灵月魄不见了,她却不肯承认偷拿,除了她还能是谁?

萧清尧目光沉沉,闭上眼探出神识,将知微阁上下乃至整个沧澜宫都扫了一遍,无法感知到九灵月魄的所在。如果九灵月魄还在沧澜宫之内,应该是被那贼人封住灵气,藏了起来。

他抬起眼帘,冷幽幽地盯着茉茉,对明茹道:“搜她的身。”

明茹应了一声,连忙快步走上前来,抓住茉茉搜身。

作为沧澜宫最高掌事,在她的掌治之下,竟然丢了九灵月魄这么重要的宝物,她不禁满心忐忑,对茉茉的动作也粗鲁起来,恨不能快些将丢失的宝物找出来。

茉茉想起藏在她袖中的那几张“穿透符”,不禁脸色煞白,暗道不好。她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可却被明茹按着动弹不得,不一会儿便被从上到下搜了个遍。

一方手帕、一只巴掌大小的乾坤镜、一条扎头发的红丝带,还有卷在一起的几张黄色符纸。

一一摆在案桌上。

“上神,就只有这些。”明茹禀了一声,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没有见到九灵月魄的影子,萧清尧眉峰紧蹙,拾起那几张黄色符纸,展开一看,竟然是几张“穿透符”。

狭长的凤眸幽沉似墨,他冷眼逼视着茉茉,问:“你怎么会有这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菜中文网【p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狐妖变心以后上神发疯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