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瑶虽抢先跑出,可因着心神紊乱的关系,腿脚也渐渐酸软无力。

紧随其后的蔚怀晟牢牢抱住她,足尖轻点,便是一丈远。

疾风粗粝,吹拂开她面上的发丝,好似在腾云驾雾一般。

若不是目前形势不明,林思瑶就要张口夸赞他轻功了得。

近在咫尺的厢房大门紧闭,林思瑶越是靠近就越是情怯,凭着蔚怀晟带她奋力疾奔的最后一股余势,她用力地撞开了门。

屋内盈满扑鼻的腥臭气。

芙樱背对着大门,双手端着一盆清水朝地上泼洒。

听到声音,她极为缓慢地回过了头,欣喜道:“姐姐,你来接我了吗?”

待看清芙樱的面目,林思瑶吓得尖叫出声,腾腾后退几步,撞在了蔚怀晟的胸膛前。

芙樱一张纸白的面皮皱缩不平,就像是在脸上盖了一张不贴合的面具,和发迹、耳朵、下巴的接合处都微微上卷,泛着鲜红的颜色,如同厉鬼般可怖阴森。

她丢下铜盆,摇摇晃晃地向林思瑶走来。

还是蔚怀晟率先出手,将“芙樱”面上的人皮直接掀开。

底下露出了一张清秀可怜的小脸,只是原本白皙通透的皮肤被血染得红彤彤的,就像是被炙烤过的肉皮。

清桐捂着真容大哭大叫,趴在地上一寸寸摸着,嘴中不断念着:“不能丢!不能丢!没有这张脸,姐姐就不会理我了。”

眼前一幕太过震撼,林思瑶扶着门框晃了晃,无力地向蔚怀晟急道:“快帮我找芙樱!”

蔚怀晟握住她冰冷的手,心知芙樱定然九死无生,可还是见不得她焦急哀求的模样,拔腿向内室走去。

芙樱的面皮沾了许多灰尘,又被划破了边角,纵使捡起来也无法自欺欺人地盖在脸上。

清桐似哭非哭地站起,向林思瑶伸出手求助,却被对方飞速地躲闪开。

“姐姐,我是芙樱啊!”清桐走了半步,忽然意识到不对,双手在脸上蹭了两下,喃喃自语道:“对对!这张脸太碍事了。”

在林思瑶惊惧的目光中,清桐自腰间拔出寒光湛湛的短刀,没有丝毫犹豫地向脸上削去。

血柱喷射而出,染了林思瑶一身。

伴随着血肉粘腻的落地声,几块零星的碎肉啪嗒掉在林思瑶面前,清桐血肉模糊的脸张开一个血洞,被削掉舌尖的舌头跳了两下,却没发出任何有意义的声音,随后整个人轰然倒地,手脚抽搐了几下,再无声息。

霎时,林思瑶耳边嗡鸣不断,眼前一切都镀了层白霜似的模糊又梦幻,她深深地吸着气,胸口处窒息又灼热的痛苦感却不能减淡半分。

最后蔚怀晟从内室走出,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林思瑶弯唇,满面苦涩的泪水和血混杂在一起,她剧烈地咳嗽着,笑得凄凉悲戚,阖眼仰面栽倒在蔚怀晟的臂弯之间。

那日林思瑶接连哭晕了几回,蔚怀晟便不许她再去见芙樱的尸首。

林思瑶静静地躺在榻上,看着灰色帐顶,目光呆怔发直,虽然胸口处浅浅起伏,却还是透着一股难掩的死气。

案上的安神香燃过大半,香灰积攒成小山包。

蔚怀晟陪在她身边,一刻也不敢离开。

他从没想过芙樱会在她心中有这般重要。

也懊悔自己当初派遣清桐跟随在她身边,两人生出了感情,清桐不敢背叛主子,对林思瑶的感情也越来越复杂。

清桐那时跪倒在自己面前,哭诉留恋陪在林思瑶身边的日子,渴求能得到原谅。

他在清桐身上瞧见了自己的影子,一时心软,就让她暂时留了下来。

不想铸就今日大错。

蔚怀晟向她低声诉说自己的歉意。

近日朝堂紊乱不安,皇帝与太后手段越发残暴,他琐事缠身,无暇顾及芙樱,愧对于她。

他说得言真意切,可林思瑶却始终神色麻木,未给予回应。

在她面前,蔚怀晟好像站在了清晰的河流前,映照出自己的自私与卑微。

“杨睿的马车就在府外,你若不想留在蔚府,我便唤人送你过去。”

蔚怀晟手指虚按在她颊边的软枕上,不敢靠得太近,唯恐招致反感。

他好似佛前供花的使者,穷尽一生的力气,去靠近自己渴求的神明,觊觎对方向自己垂眸一霎。

林思瑶怔然,却未对他投以半分关注,只是虚弱地从榻上爬起,避开他相扶的手,向着前院走去。

芙樱将会在傍晚时分下葬,虽不合规矩,可她的状况也不适合陈尸太久。

芙樱在京都没什么亲人,孤零零地孑然一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菜中文网【pc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偏执前夫驯服指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